将来起步区人口主要从外部迁入

将来起步区人口主要从外部迁入

2020-02-02 05:34

除了从北京疏解到雄安的人口,新增人口还有哪些来源?报告提出:“应从全球范围招揽优秀人才。”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京津冀协同发展智库课题组发布了一篇有关雄安新区人口与住房政策的报告(下称“报告”)。报告建议雄安新区人口密度不宜过高,初始人口规模在100万人左右,远期控制在500万人左右。

免责声明:

多位受访专家均认为,雄安新区要建设成为一个没有大城市病的新区,人口规模应该适度,避免出现城市规模过大、单中心集聚等大城市病。

在人口聚集上,4月份河北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会发言文章提到,不是河北自己的人口在那里聚集膨胀,而是围绕承接北京疏解出的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主要是转移已在北京或者即将到北京的这部分人口。

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近期也提出,未来雄安新区承接非首都功能的迁移,加上创新创业进来的人员,可能将来发展到两三百万人口。

报告也提出,考虑到雄安新区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的定位,其城区人口将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承接的从北京疏解的高等院校、科研机构、行政事业机构以及企业总部等。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报告指出,雄安新区的首要任务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新区的发展也不允许因人口过度集聚而再出现北京那样的“大城市病”。考虑到打造具有优美生态环境的生态城市目标以及白洋淀的环境承载力,雄安新区人口密度不宜过高。

雄安新区规划的神秘面纱即将揭开,对此,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京津冀协同发展联合创新中心主任杨开忠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根据习近平总书记有关讲话精神,雄安新区规划建设要充分体现五大新发展理念,成为新发展标杆,坚持高品质,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按照生态区域城市的要求,做到城乡一体、绿色低碳、疏密有度,城市建筑力求中低层,不能建成高楼大厦林立的城市。”

事实上,在受访专家看来,北京本身并没有非常大的迅速往外转移人口的压力,更多的是内在的再平衡,即均衡布局的问题。

在李国平看来,超大城市要想变成宜居城市是非常困难的,“从雄安要建设宜居新区的要求看,雄安新区整个区域人口控制在300万以内,城市人口尤其中心区域的人口在200万是有意义的,而且已经是上限了。”

河北正在多方准备,承担北京非核心功能的疏解,以及由此转移来的部分人口。

报告分析,雄安新区起步区距离三个县城有一定距离,土地以滩涂地、农业用地为主,将来起步区人口主要从外部迁入。

其实,报告提出人口规模在500万左右也是基于避免出现“大城市病”。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国平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雄安新区地势比较低,又是湖区,资源环境条件的承载力有限,又要建设生态宜居城市,这些都不足以支撑雄安建成一个比较大的规模城市。“远期人口规模应该控制在250万以内,无论如何不能超过300万。北京现在为什么没有成为生态宜居城市?主要还是规模过大。”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3期)

但是,从外部迁入,也有制约。李国平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随着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以及未来在2025年前后中国人口可能开始减少,这些都不支撑短时间内建成一个特大城市。上海浦东新区从1992年成立发展至今已经25年了,也就是五六百万的人口规模,何况我们现在经济已经处于新常态,经济增长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高速度了,这都是限制条件。”

杨开忠提出不超过300万人口的依据之一是雄安新区地处水资源极度稀缺的地区。

“雄安新区所在的海河流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缺水的流域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介绍,海河流域面积达32万平方公里,流域内生活着1.45亿的人口,人均水资源量只有343立方米。而河北省人均水资源量更少,仅有220立方米。按联合国的标准,一个地区人均水资源占有量若低于500立方米,这个地方就陷入了严重的水危机。

除了水资源因素,人口密度也是一个度量标准。雄安新区远期控制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如果按照500万人左右的人口规模,雄安新区的人口密度是2500人/平方公里。如果按照300万的人口规模计算,雄安新区的人口密度为1500人/平方公里。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了北京到2020年人口不超过2300万的人口控制目标,这是必须坚决守住的底线。2016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173万人,还有127万的人口增长空间。

相比之下,2015年,深圳、上海人口密度分别为5713人/平方公里和3809人/平方公里,北京人口密度为1323人/平方公里。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雄安新区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新区,其定位首先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重点承接北京疏解出的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不符合条件的坚决不能要。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相比于庞大的北京人口数量,很多人可能认为三五十万的数量是不是太少了?

李国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目前北京东城、西城人口特别密集,要疏解出去的人口比较多;而海淀、朝阳等其他4个城区,也会疏解出一部分人口,按规定到2020年疏解出15%。“在北京整个市域范围内,通州就可以承载三五十万人,还有新机场及外围可以承接一部分人口。总体上看,北京总的人口数量并没有超,北京面临的问题就如同在一个公寓内有3个房间可以住11个人,其中一个房间住了8个人,而另外的两个房间才住3个人。”

在李国平看来,北京人口要疏解到雄安新区,目前主要依靠政府的力量推动,“北京高校、科研院所,包括企业,能够疏解到雄安估计有三五十万人,这已经是一个挺大的数字了,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不到2000平方公里要装500万人,开发强度、人口密度太大。作为首都功能拓展区,雄安新区地处水资源极度稀缺的华北平原腹地,要成就具有世界一流品质的生态区域城市,开发强度、人口密度一定要显著低于北京平原地区,远期人口规模一定要控制在300万以内。”杨开忠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作为反磁力发展极,雄安新区抗衡北京吸引力应该靠的是高品质,而不是数量或规模。